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第31次离家出走+番外 > 第9页

第9页(1/1)

林尔酒皱着一张脸,靠在言倏的肩膀那,惆怅道:“老板让我明天去上班,不然就开了我。”

言倏没忍住一笑。

“特别厉害的小棉袄?”

林尔酒脸一红,颇为愤懑道:“特别厉害是特别厉害,但是老板都得赚钱,我不去的话,就损失很多钱了。老板都见钱眼开。”

言倏有被内涵到。

林尔酒说着就问言倏要不要一起泡澡放松一下,明天他就要上班了。

言倏:“......”

言倏不太想跟小棉袄洗澡,小棉袄体力跟不上,他还不能多做几次,拉不下面子说。但言倏在思考了一秒后就同意了。

令言倏没想到的事,林尔酒所谓的泡澡就真的只是泡澡。两个人挤在狭小的浴缸里,彼此给彼此搓背。

言倏趴在浴缸边沿,冷笑了一声。

林尔酒擦的还真卖力,他都听到林尔酒喘气的声音了。言倏硬着要死,小棉袄看到后竟然装作没看到?

不仅如此,小棉袄还让他给他搓背。

林尔酒的后背光滑的很,言倏刚碰上就一个红印。不好下手了。

“言倏,你怎么不搓了?”

林尔酒还歪着头一脸无辜的问他。

他怀疑小棉袄在勾引他, 并且掌握了证据。但是小棉袄没有任何的作为,洗完澡后还把奶牛睡衣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,就漏个脖子给他看。

然后唉声叹气不想工作。

言倏:“……”

言倏去书房冷静了一番,又把他的跟林尔酒结婚后的日记拿出来看了一遍。终于找到了点端疑。

【小媳妇就爱亲亲,你要记住,你是有老公的人,并且你的老公很健康。】

【一周一次,除非突发情况。但我偏不,今天非得给小媳妇一点修理。小媳妇说我不自律,生闷气了?还好没离家出走。】

还有一些他之前没看懂的时间记录。

2019年总结:一月6次,二月5次,三月16次,四月6次,五月7次,六月次6,七月4次,八月3次,九月9次,十月12次,十一月8次,十二月4次。

所以,这次应该是?

言倏有不太自然,有点不太想认失忆前的自己了。

言倏想是这么想,但还是分析了三年来频率规律。发现三月份是最多的,差不多一周做了有四次。七月和八月是最少的,有时候一周都不到一次。可能是天热。

其他月份没什么规律。

但目前是12月份,言倏又翻看了另外两年12月份的次数。

6次和4次。

平均一周两次都没到。

言倏:“......”

言倏只好翻出他失忆后新的日记本写:【我不自律,又不想改。我去找小棉袄了。】

言倏回房的时候,林尔酒已经躺在床上玩手机,看到他来了后立马将手机放在床头柜那,钻进被窝里闭上了眼睛:“老公关灯!”

言倏:“......”

言倏将灯关了摸黑钻进了床。

然后林尔酒就直接抱住了他,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,嘴上嘀嘀咕咕地:“老公我想陪你,你什么都不记得了,看不到我肯定很害怕。”

言倏的心忽然就被捂得暖暖的。

“不怕。好好上班,不准与同事过于亲密。”

林尔酒哼了一声,又抱紧了言倏,声音软绵绵的:“才不会呢。才不能让老公一个人冷静,要冷静也得带我一个。我们一起冷静的。”

言倏宠溺一笑,他的小棉袄,真的好暖和。

但是。

硬还是得硬着。

小棉袄不跟他亲热,还不能去解决,小棉袄抱得太紧了。

第16章 恢复记忆

第二天,司乐整个人都不太正常了,能站着绝不坐着,想跟林尔酒说心事,但林尔酒上班去了。

司乐苦着一张黄瓜脸,偷偷看了一眼他表哥。

言倏正在处理工作。

表哥一看就不像是听他心事的人,司乐只好走过去说:“表哥,我晚上能去你家住一晚吗?”

言倏:“????”

司乐苦着脸垂头丧气道:“我也不想的。但是我有一些事想问问嫂子。”

言倏:“是关于你室友的?”

司乐嗯嗯点头。

言倏笑了一声,翻看着文件:“那你还不如问我呢。问你嫂子,你那室友指不定要去医院躺几天,植物人都有可能。”

司乐:“.....”

酒酒他想做什么?

司乐退缩了,又开始麻烦他表哥了:“表哥,那我想搬家,你能陪我一起吗?”

言倏挑眉,有些好笑道:“就那么怕你那室友?”

司乐室友他失忆前可能见过,现在完全没印象。但猜也能猜到是在追司乐,但这追人的方式确实是不太妥当。

司乐脸更皱了,有些可怜兮兮的:“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,我室友简直不是人。”

司乐说着鳄鱼的眼泪又要掉了,但好在他收了回去。因为表哥答应他一个小时后就去搬。

但是,在搬家回去的路上由于他过于兴奋,在遇到大货车反应慢了一秒,后飞速转弯避免了一场车祸。但坐在后座的言倏就不幸撞到了车门拐角,“咚”地一声,司乐吓白了脸。

于是见着他表哥捂着脑袋靠在后座那,说了句没事,也不去医院。司乐从后视镜看了,确实没流血。但他表哥前段时间才出的车祸。

“表哥,要不去医院吧?”

“不去,闭嘴。”

好凶。

表哥怎么又跟以前一样凶他了?

**

林尔酒在公司百无聊赖着戳着电脑,看了眼手机,忍住了想给言倏发信息的冲动。

哎,当小棉袄是真的累。

还不能随时骚扰言倏,他都想死言倏了。

“尔酒,公司下个月准备团建,你来吗?”同事敲了敲林尔酒的桌子,询问道。

团建?

“等一下,可以带对象一起过来吧?”

同事无奈一笑:“可以。你就真的离不开你丈夫是吗?”

林尔酒戳着手机一本正经纠正同事,“是媳妇。”

电话响了好几声言倏才接的。

言倏坐在后座,司乐在前面颤颤巍巍的开着车。

言倏闭着眼睛,脑子里走马观花闪现着失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。

“什么事?”

林尔酒毫无察觉,故作淡定道:“我们公司组织了团建。我想带你散散心。”

时时刻刻不忘自己小棉袄的身份。

言倏愣了一下,记忆的夹子完全被打开,他的尽心尽力的小棉袄媳妇。

“言倏,我做饭啦。”

“言倏,我洗碗啦。”

“言倏,手洗的衣服好干净啊!”

言倏忽然笑了一声,声音低低地,试探性喊道:“小棉袄?”

“怎么了?散散心都不愿意吗?言倏你不能再宅下去了!”对面的林尔酒完全没察觉出什么异样,一本正经的教训着言倏。

言倏笑了一声半天没回话。

不说话的老公还是很有威严的,林尔酒虚张声势,列举了言倏目前因为宅而养成的坏毛病。

“比如?”

林尔酒较劲脑汁想,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,随便瞎说了一个:“你有小肚腩了!你以前都是有八块腹肌的,现在就四块了!”

言倏一笑,这小祖宗,要不是他恢复记忆了还真就被骗过去了。

“言倏你摸摸自己的肚子再笑,你要是在这样宅下去,都快没力气抱我了。”

林尔酒在电话那头继续嚣张。

言倏也不扯一时的口舌之快,“可以去。但是少了四块腹肌,难受了。我今天晚上准备离家出走了。”

言倏话音刚落,司乐震惊了,耳朵高高竖起。

林尔酒先是哼哼了两声,跟同事炫耀了一番。然后后知后觉才知道他老公说了什么,吞了屯口水,有些迟疑问,“你刚刚....说什么?”

言倏说:“看消息吧。”

言倏说完就把手机给挂了,没有一丝丝的准备。嚣张的林尔酒在一旁很懵逼。

【男媳妇:我很生气,我的小媳妇竟然在我失忆的时候去上班了。】

林尔酒瞪大了眼,飞快着戳着手机屏幕:你恢复记忆啦?

【男媳妇:我在见显公园。晚上六点你不要来接我。】

????

林尔酒还是一脸懵,到底是恢复记忆了还是没有?

而且,这些话怎么跟他以前说的一模一样?

言倏发完信息翻着自己跟林尔酒的聊天记录,一翻就翻到了底。小祖宗做事还挺仔细的,知道细节了。

##########
<l id='AAM'><pre></pre></l><font id='UNTVmKq'><dfn></dfn></font>
    <b id='ctlJUkv'><dir></dir></b><caption id='NnrLchZ'><s></s></caption>
      <marquee id='dRWvCKky'><ol></ol></marquee>
      <caption id='GUKuRAG'><small></small></caption><abbr id='taBl'><span></span></abbr>
        <comment></comment><listing id='rajUQbjR'><u></u></listing><blink id='qZtQ'><acronym></acronym></blink><dfn></dfn>
        <base id='SFf'><dir></dir></bas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