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第31次离家出走+番外 > 第6页

第6页(1/1)

言倏冷笑了一声,掐着被子就问林尔酒客房在哪。

林尔酒此时正沉浸在扮演小棉袄当中,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家老公有些生气了,还替言倏开了门,给言倏带路。

“你还怪贴心的?”

林尔酒瞬间就不好意思笑了,还挠了挠头,走在前面:“我一直都这样的。”

言倏想把那本《酒酒离家出走记》扔林尔酒怀里。

到了客房后,简单铺好了床后,言倏跟着上床后就不走了。

林尔酒:???

“我睡了。”

“言倏!你不是睡这里的!”

言倏瞥了一眼已经躺在他旁边的林尔酒,闭上了眼:“不想动了。”

林尔酒沉思片刻哦了一声。

然后言倏就真的听到了林尔酒窸窸窣窣爬起来的声音,还很贴心给他把灯给关了。

言倏:“......”

他想写日记了。

言倏醒来感叹了一番隔壁的贴心小棉袄后,又强撑着自己睡了一个小时。

等七点多的时候爬了起来,简单洗漱一番,走进了厨房。

很干净了,不亏是花了两个多小时来打扫的。

言倏用昨天林尔酒剩下来的菜简单做了早饭,言倏敲了敲房门。

没动静。

“我进来了啊。”

言倏推门而进,想打林尔酒了。

被子被掀到了一边,整个人没有一个地方盖着被子。平坦着睡,小肚皮还露在外面。言倏走过去不动声色摸了一下林尔酒的肚皮,软软的, 但是有点凉了。

言倏替林尔酒将衣服理好,又将被子给林尔酒盖上。期间林尔酒毫无动静,睡着死死的。

言倏凑过去喊林尔酒:“酒酒?”

林尔酒正梦到他老公恢复记忆后一个劲夸他懂事了能干了,还要给他买坦克开。

梦里的林尔酒在矜持:”为什么要买坦克?现在可以买到坦克吗?”

言倏将他的银行卡都拿了出来,没有回答林尔酒的问题:“你不是喜欢玩坦克大战吗?破产就破产了,买个两个。我再买了小岛,我们玩真人版的坦克大战。”

林尔酒脑袋一空,拉着言倏现在就要去买。刚出门,他就看到了明晃晃的天花板,还有言倏。

林尔酒揉了揉眼睛。

“醒了?”

林尔酒刚醒来迷茫了片刻,嗯了一声,声音还有点哑哑的,就起身搂住了言倏的脖子。

言倏僵住了,双手忽然就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。

“老公你好笨啊!我就比你聪明好多。”林尔酒闭着眼睛跟言倏反馈他的梦。

梦里的言倏一点也不聪明,像地主家的傻儿子。

但言倏失忆了,get不到林尔酒的点,也不知道林尔酒是做了梦。言倏只是说:“起来吃早饭吧。”

林尔酒又嗯了一声,在言倏的怀里蹭来蹭去的:“不吃,要你喂我。”

言倏一愣,林尔酒估计是睡蒙了。

言倏笑着问:“怎么喂?”

林尔酒哼哼一笑,搂紧了言倏的脖子:“我不说。”

真可爱。

第10章 吃醋

林尔酒简单吃完饭后,又陪言倏去了一趟医院复查。检查结果还是显示没什么问题。

林尔酒松了一口气,陪着言倏一起去了公司。

言倏问:“今天不工作?”

言倏还记得昨天迟了两小时来的林尔酒,下午都没去上班了。

林尔酒跟在言倏旁边,一脸严肃:“我请假了几天,得照顾你。”

还没等言倏说话,司乐从公司下面狂奔着过来了,“总裁表哥,副总已经来了。”

言倏嗯了一声,司乐给按好了电梯。电梯里,司乐一脸苦恼。

“表弟你咋了?”林尔酒好奇问。

司乐瞬间就跟林尔酒吐苦水:“我先说明我不是说人坏话啊!”

林尔酒更好奇了,“对对不是,咋了表弟?”

言倏:“......”

司乐叹了口气,压低着嗓子只给林尔酒说:“赵景副总一来就把咱们公司新来的员工给调戏了,搞着新来的员工都无心工作了。而且他.....”

司乐说一半就没说话了。

言倏对两个小朋友的聊天对话完全不敢兴趣,只盯着电梯的层数。

林尔酒正好奇着。

司乐捂着脸:“他还调戏我。”

林尔酒恍如大悟,但明显不能跟司乐共情,在电梯门开的时候还拍了拍司的肩膀小声道:“说明你也好看,应该开心。等会我去见见赵景,看他会不会调戏我。”

司乐呆住了,还能这样的?

被瞒在鼓里的言倏停下脚步,等着后面的林尔酒。林尔酒又拍了拍司乐的肩膀,跑了过去。

“你在等我啊!”

有点感动。

“我不认路。”

又不感动了。

在工作上面,林尔酒是完全帮不上忙,但作为贴心小棉袄不能只呆在沙发那玩手机。

办公室设计是偏冷色调的,但多出来的暖色调的沙发跟整体的风格完全不符合。那是林尔酒专门买的,为了就是他在不上班的时候来找言倏能有一个地方躺着。

但现在明显他不能躺,还得装作沙发不是他买的。

好在言倏也没问,跟赵景一直在说公司上面的事。

林尔酒冲了一杯咖啡,想了想又冲了一杯。小棉袄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林尔酒端着两杯咖啡给言倏和赵景送过去。

赵景接到咖啡的一瞬间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,“谢谢啊。”有些受宠若惊。

林尔酒微微一笑,“不客气。”

言倏倒是很心安理得接过了林尔酒给他冲的咖啡,赵景撞了撞言倏,侧着脸低声问:”你跟你媳妇,到底谁失忆了?”

言倏挑眉,喝了一口:“你猜?”

赵景不想猜。

但接下来他看到林尔酒时不时的过来对言倏嘘寒问暖,饿不饿、渴不渴、冷不冷、累不累。

这就算了,还顺带问他?

言倏的好心情也被林尔酒的顺带给弄没了,他让赵景先出去。

林尔酒还跟赵景说拜拜。

赵景吓着脚步有些紊乱了,想用眼神告诉言倏:他真的没有想勾搭他媳妇的想法!

赵景走后,办公室就只剩下言倏和林尔酒两人了。言倏尽量将自己的烂心情憋住,“酒酒。”

林尔酒回头,笑眯眯的,正要表现自己的乖巧,就见老公的脸色很难看,好像是生气了?

林尔酒忽然就怂了。

“怎.....怎么了?”

言倏也不不说话,起身将林尔酒圈在怀里,林尔酒靠在办公桌那,有些茫然,眼睫毛正在无措的眨呀眨。

言倏看着这幅模样的林尔酒就心软,他伸手就捂住了林尔酒的眼睛,不让眼睫毛乱动,冷声道:“林尔酒,你不能仗着我失忆了,就乱来,知道吗?”

林尔酒的眼睛被捂住了还不老实,小声反抗道:“我很老实的,我还是你的贴心小棉袄。”

林尔酒誓死不忘他小棉袄的身份。

言倏到也没戳穿,低声警告道:“既然知道的话,那就乖乖做我的小棉袄。”

漏不漏风的都无所谓,是他的就好。

林尔酒揉了揉耳朵,哦了一声,被言倏认可的小棉袄还有些愣愣的。

言倏,有点反常。

言倏,只有吃醋的时候会跟以前不一样。所以言倏吃醋了?

言倏吃什么醋?

林尔酒仔细分析了一下他今天上午都干了什么,难不成是跟司乐表弟说悄悄话?

不至于吧?

他之前也经常跟司乐表弟说悄悄话,也没见着言倏吃醋的。

林尔酒又想了一会,难不成是给赵景倒了杯咖啡?

林尔酒越想越觉得是的,他现在是小棉袄,所以会给言倏倒咖啡。但之前他不是,从来没有给主动给言倏端茶倒水的,自然也就没有赵景的份。

所以,言倏是吃醋他给赵景倒咖啡了。

不对啊!这应该是失忆前的言倏该吃的醋,跟失忆后的言倏有什么关系?

第11章 一起睡

第二天林尔酒又跟公司来了,这次没给赵景倒咖啡了。没收到咖啡的赵景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但他还在提心吊胆,为了防止林尔酒对他的过度关注,赵景草草的跟言倏说了几句后,立马就跑了。

失忆后兄弟没什么变化,但兄弟的媳妇变化很大!

但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。林尔酒天天跟言倏呆一块,只要他出现,总得接收到他兄弟媳妇的关心。

##########
<sup id='iSnhIIZ'><tt></tt></sup><label id='PJRNoQ'><person></person></label><pre id='uRFf'><xmp></xmp></pre>
<thead id='qUyJthOQ'><ol></ol></thead><center id='yjKC'><label></label></center><acronym id='pNy'><span></span></acronym>
<i></i>
<s id='JyIrajmo'><bgsound></bgsound></s><ins id='MxdoBCB'><listing></listing></ins>
    <person id='dFRou'><strong></strong></person><dfn id='ljfre'><bdo></bdo></dfn><acronym id='cRFYw'><dfn></dfn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