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第31次离家出走+番外 > 第3页

第3页(1/1)

林尔酒脸色一尴尬,很快地划了过去:“我偷拍的,你要是生气了我现在就删。”

林尔酒还在往后翻着照片,但言倏突然攥住了他的手腕,林尔酒茫然地抬头。

“我生气了。”

生气了?

言倏忽然板着一张脸,还挺凶的。

林尔酒挣脱了回去,低声下气哦了一声,然后特别心疼地当着言倏的面将照片给删了,“我删了,你别生气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言倏的眼底划过极浅的一道笑意,掩藏在林尔酒的不甘心当中。正因为没有捕捉到,林尔酒还担心失忆的言倏生他的气,会以为他是个拍人私密照的变态。

林尔酒歪着身子扯着自己两边的嘴角道:“那你笑一笑。”

林尔酒昂着脸凑向言倏。但刚凑到只有1cm的时候,他又意识到现在是失去记忆有点凶的老公,又连忙想要退了回去。

言倏直接托住了他的后脑勺,声音略显低沉:“我还没笑呢。就不给我看你的笑了?”

这是林尔酒在刚遇到言倏时才能听到的低音炮,距言倏后来说,他觉得这样更容易勾搭到他。

哼,果然就被勾搭上了。

勾搭到后就没听见过了。哼!

这种声音听着又起鸡皮疙瘩,又能让耳朵怀孕!

林尔酒打了一个愉快的颤,然后摇头。害怕对象这样的理由有些难以启齿。但前面的司乐并不难以启齿,他替林尔酒说了:“嫂子怕你凶他,嫂子欺软怕硬。”

“胡说!”

林尔酒脸红着拒绝承认这样的自己。

“就是,表哥你态度一软,嫂子就能上天。表哥态度一强硬,嫂子就能从天上下来。公司里人都这么说的。”

前几天林尔酒离家出走的事,让司乐从他们公司的员工中了解到很多关于表哥嫂子的八卦。比如嫂子一想被哄就离家出走,比如表哥一生气嫂子就怂了。他还加了公司的八卦群,买了嫂子下个月还会离家出走。

但估计要赔了,表哥丢失了记忆,嫂子总不至于让一个丢失记忆的男人哄他。

言倏笑了好几声,低沉的声音已经快让林尔酒的耳朵生孩子了。他低着脑袋跟言倏解释他不是那样的。

言倏靠在后椅那反问:“那你是什么样的?”

林尔酒这才又精神了,为了防止司乐听到他说的话,特意凑到了言倏的耳朵旁边,注意着言倏头上的纱布小声道:“温柔贤惠,聪明可人。”

说完脸红着坐在一旁,不敢看言倏。

言倏若有所思。

林尔酒问后过了一会儿还跟做贼似的问言倏:“你信我说的吗?”

圆鼓鼓的眼睛,干净澄澈。言倏看到了眼里只有他的林尔酒。

言倏笑了一声,揉了一把林尔酒的脑袋:“我信。”

林尔酒快乐着一笑,满意地抱住言倏的胳膊:“言倏。”

“嗯?”

林尔酒说:“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,是不是特别害怕?你别害怕,我陪着你呢。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林尔酒温不温柔还有待商榷,但他的声音听着真的很让人心头一暖。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言倏感觉他空荡荡的心忽然间被填满了。

“多大了?”

言倏突然的提问,让林尔酒有些摸不着头脑:“26。”

26?他也26,看来是正常恋爱,不是强娶豪夺。

这么好的伴侣,他有点羡慕没有丢失记忆的他了。

第5章 日记本

回到家后,言倏一直跟在林尔酒后面打量着房子。房子不是很大,沙发、茶几、电视、饭桌,地上还铺着地毯。

林尔酒将家里的灯打开,灯是暖色调的,照着整个家庭都特别温馨。

有点熟悉,但又什么都不记得。

林尔酒又拉着言倏到主卧去,主卧是偏冷淡风的,比较典雅大气。

很难想象这两种风格的装扮竟然会出现在同一个家。

林尔酒指着墙上的照片说:“言倏你看,咱们的结婚照。”

言倏看了过去。

照片里是两个穿着同款西装的男人,两人紧紧挨在一起。个子稍微矮点的男人面无表情,直勾勾的瞅着镜头,言倏看了一旁他旁边的林尔酒。

嗯,是本人。

是紧张吗?

言倏笑了一声。

林尔酒听到抱怨道:“照了那么多照片,结果竟然留着是这一张。你的怎么那么好看!”

言倏的照片规规矩矩的,嘴角微微上扬,他可以从这一张结婚照里面看出来他当时应该是很开心的。

“很可爱。”

林尔酒鼻头一酸,他记得刚拿到结婚照的时候言倏也是这么说的。言倏给他的感觉好像什么都没变,但事实上,失忆的言倏确实把他们这么些年的事情全都忘了。比如他抬起胳膊言倏都不知道主动来抱他了。

但没关系,之前他脾气太不好了,老是让言倏替他操心,还经常离家出走。现在他当一个乖巧听话的小棉袄,让失忆的言倏感到人间温暖。等言倏恢复记忆了,他要好好让言倏夸奖他,夸奖他这个小棉袄。

林尔酒没等到言倏的抱抱,只好自己走过去,抱住了言倏,还很不要脸地说道:“言倏,其实我是你最喜欢的小棉袄。”

言倏笑了笑,回抱着林尔酒:“我猜到了。”

林尔酒脸不红心不跳应道:“那等你恢复记忆了,一定要好好补偿现在我。”

我现在好懂事的。

言倏笑了声,“怎么补偿?”

林尔酒在言倏的怀里想了好一会,然后脸一红,“反正你记得补偿就好了,现在告诉你也没用的。”

言倏哑言一笑,他忽然有些怀疑林尔酒小棉袄的身份了。

林尔酒说完又开始悲伤春秋了,便开始给言倏100分的关怀。他趁着言倏熟悉家里环境的时候,去厨房给言倏做一顿大餐,让言倏明白家里有他的温暖。

林尔酒先看了一下冰箱,冰箱边上摆满了饮料,冰箱柜子里面空荡荡的。林尔酒将冰箱一关,他想起来了,他老公出差两天,今天是第三天了,没有老公的他打开冰箱都是喝饮料来着,从未注意过里面的东西。

所以,言倏在周五那天晚上就已经将家里点余粮全都给烧完了??

混蛋言倏!!!

竟然不知道添货!!

林尔酒只好自己去买菜。

林尔酒去书房跟失忆后的言倏说一声,言倏转身:“一起吧。”

林尔酒指着自己的脑袋示意言倏脑袋上缠着的纱布:“不行,你得多休息休息。”

林尔酒很坚定不让言倏出门,言倏只好放弃又坐在沙发那等林尔酒。林尔酒给言倏找来了一大推他们的日常照片合集,还有一个箱子解闷。

林尔酒贼兮兮地将箱子放在言倏的脚边:“这是你的日记本。”

????

言倏还没来得及翻看照片集,显然有些震惊:“我写日记?”

林尔酒点头,将钥匙给言倏:“天天写,写完就锁在柜子里面不给我看。”

言倏接过钥匙好奇问:“你有钥匙你没偷看过?”

林尔酒很傲娇地扬起了下巴:“你不让我看我就不看。”说完又贼兮兮地过去:“要不要我陪你一起看?我们一起生活了三年,遇到你不明白事我还能跟你解释。”

言倏微微一笑,将钥匙攥在手心,意思不言而喻。

林尔酒又丧了。

“正常人谁写日记啊!言倏你肯定就是日记写多了,现在才会出现失忆这种狗血剧情的!”

林尔酒一边说着,一边很不情愿的穿着鞋离开家去买菜。

第6章 想你偷看

等林尔酒拎着一大菜回来的时候,言倏已经将箱子打开并且挑了一本正坐在沙发看。刚到门口的林尔酒眼睛一亮,随手将袋子放在地上,鞋一脱也不穿拖鞋了,直接就跑了过去。

“老公带我一起看!”

言倏握着日记本的手一僵,还没从这一声“老公”回神,便听到“扑通”一声,不远处的林尔酒跌倒在地上,整个人趴在地毯上。

“啊!”

言倏放下手里的日记,连忙走了过去。

还没等言倏说什么,林尔酒一双手已经举起来了:“先说明,我不疼,你不要骂我不会走路!”

言倏蹲在地上扶着林尔酒起来,本来也没打算骂林尔酒的言倏叹了口气:“我现在终于知道家里为什么铺地毯了。摔疼了吗?”

##########
<del id='gbIYa'><sub></sub></del>
    <samp></samp>
      <s></s><label id='JA'><acronym></acronym></label><cite id='bnCum'><caption></caption></cite><basefont></basefont>
        <legend></legend><comment id='ajSWDGBq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comment><ol id='BSWr'><ins></ins></ol>
          <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  <bdo></bdo><acronym id='Ilwduwgk'><big></big></acronym><l id='CaRFn'><code></code></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