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人在四合院:我是驯兽师 > 第27章 刘海的千层套路

第27章 刘海的千层套路(1/1)

第27章 刘海的千层套路

林建斌把苏欣母女让进西屋。

苏欣小声问道:“建斌,他们说的妖怪是怎么回事?”

林建斌笑道:“建国后都不许成精了,哪有什么妖怪?”

“那他们这是干嘛呢?”

“嗨,有些人就喜欢自己找理由让骗子骗自己,不用管他们,你放心,有我在,什么都不用怕的。”

苏欣微笑着点点头。

许大茂回屋拿了车钥匙,又奔出来。

娄晓娥一把拉住:“你干嘛去?!”

“我得把刘海追回来啊!”

“那一看就是个骗吃骗喝的,你追他干嘛?”

许大茂用手拨开娄晓娥:“怎么着也得把这法事做了,要不我不白折腾了吗?”

然后匆匆骑了自行车出门去了。

其实许大茂也早就怀疑刘海了,但是自己折腾了一天,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,就让他这么走了,自己不就成了冤大头?

不过这些话也不便对娄晓娥直说,毕竟无端花了这些钱,换谁都得生气,他可不想娄晓娥刚回来就又被气走——这两天一个人的日子太特么吓人了!

倘若娄晓娥今天没回来,别说是这些钱,刘海就是趁机再敲上一笔竹杠,他也得乖乖认了。

好在现在娄晓娥回来了,他只要刘海把法事做完,那这些钱就算买了一个心安,也就算了。

如果刘海还想趁机溜走,哼哼,我许大茂也不是那么好惹的。

许大茂骑着自行车,在街上四下张望。

其时已经入夜,街上空无一人。

许大茂在街上转了几圈,才在一个胡同墙角找到蹲坐在那里的刘海。

“刘真人,您这是干什么呢?”

他语气冰冷,似是带着问责又带着一点嘲讽。

刘海尴尬一笑:“我在此夜观天象,居士你看,”刘海佯作镇定,手指天空继续说道,“紫微星晦暗不明,此乃凶邪临凡之兆,居士家中作祟的妖怪恐怕还只是一个小角色,后面还有哪些难缠的妖魔邪祟,孰未可知啊!”

许大茂自然看不懂什么星象,他抬头看看夜空,似乎比印象里的星空确实黯淡了一些;再看看身边茫茫的夜色、逼仄的胡同、斑驳的砖墙,浑身不由得又升起一股凉意,先前因娄晓娥归来而获得的胆气顿时少了一大半。

“刘真人,还是跟我回去一趟,把我家里的妖怪除了再走吧……”

刘海很轻易地就听出了许大茂前后语气的变化,说明自己的忽悠又有了一定成效。

于是更要拿足架势:“唉,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非是小道不愿帮忙,只是居士家中女主人并不信任小道。居士可知,世间之事心诚则灵,尤其这降妖除魔,最要讲究一个诚字。居士如若不信小道,还请另请高明吧。”

许大茂赶紧上前俯身搀起蹲坐着的刘海:“真人您要跟她一般见识,这个家是我做主的,我诚心诚意相信您就行了。”

“既是如此,那我不妨再陪居士走一趟。”

“多谢真人。”

二人回到四合院,才发现娄晓娥居然在里面把门插上了。

许大茂敲了半天,娄晓娥就是不开门。

他有些尴尬,赶紧解释道:“真人您别见怪,我媳妇爱耍小脾气,结婚好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,不是冲您的。”

刘海摇摇头:“居士,我知你心诚,但今日这般光景,连个香案都没有,如何做法啊?”

“您别急,我现在就去准备,您稍等一下。”

许大茂环视一周,盘算着去哪借桌椅火盆。

前院嘛,最熟的是三大爷,但是以三大爷的精打细算,自己不搭上块八毛钱,或者三两串榛蘑什么的,这桌椅恐怕是借不出来。

中院嘛,大部分都向着傻柱,跟自己处的也不怎么好。

后院里,聋老太太也跟傻柱是一伙的,向来看不上自己。

林建斌,自己早晚得收拾他,这会儿跟他张口,以后就不好下手了。

盘算来盘算去,还是得找二大爷,虽然刚跟他吵完架,但降妖这事他也沾光,应该没问题。

许大茂来到二大爷家,二大爷家正吃晚饭。

二大爷一人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,二大妈刘光天两兄弟则干吃着馒头就咸菜。

许大茂说明来意,二大爷没有吱声,其他人也就不敢吱声。

二大爷嗞喽一声喝了口酒,缓缓说道:“大茂啊,这上边明令禁止民间一切封建迷信活动,你在宣传部门混了这么久,该不会不知道吧?”

许大茂跟二大爷打了这么久交道,自然知道他爱听什么,于是笑着说:“二大爷,您说的是,这上面的命令在您的监督下,咱们院一直都是严格执行的。有您坐镇,谁敢在咱院里搞那些歪门邪道?”

他顿了一顿,继续说道:“不过这次不一样,这不是迷信,这就是我一个朋友过来帮我一个忙,你别误会。另外呢,这两天被鸡闹得,想必您也没睡好,咱们赶紧解决了,您和我二大妈也能清净清净不是?”

二大爷被他拍的有些舒服:“这还差不多,上面的指示我们要时刻遵守时刻牢记,我也会时刻监督你们的。至于这一次嘛,既然是朋友帮忙,那自然另当别论。”

二大爷喝干了杯中酒,瞪了一眼刘光天刘光福两兄弟:“你们快点吃,没听见你大茂哥要用用桌子吗?”

许大茂笑容可掬:“不急不急,慢慢吃,慢慢吃……”

一边说着一边却又不时地望向窗外,生怕刘海那边趁机再跑了。

许大茂从二大爷家借来桌椅火盆香炉蜡台,生起一堆火来。

“真人什么时候开始?”

刘海坐在火盆旁边烤火,他在胡同里蹲了好一会,又在院子里站了许久,着实冻得不轻。

“不急,怎么也得亥时。太早了,日间阳气残余太多,妖怪不敢现身,自然无法捉拿。”

许大茂连连点头:“是是……那您看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吗?”

“不用了,就是这些便已足够。专业的术士,往往只需要使用最简单的降妖器具。那些花里胡哨的人的都没有真本事。”

许大茂听着他逼格满满的话语,看着他被火光映照得灿烂的脸庞,忽然间对他的道法又有了很大的信心。

刘海看着火盆中跳动的火焰,以一种高深莫测的口吻说道:“许居士,你家中的妖邪因何二来吗?”

“不是因为那两只公鸡嘛?”

“那只是表象而已。”

“那您说到底因为什么?”

“先前我观紫薇星暗淡无光,此乃阴盛阳衰之象。每当此时,阳气不足以镇压阴气,妖魔才敢横行于世。而居士家中有此妖邪作乱,正是因为居士家中阴盛阳衰之故。”

刘海用火钳拨了拨盆中的木柴,火苗一窜一窜的越烧越旺。

随着火苗一窜一窜的,是刘海神神秘秘的影子和许大茂忐忑不安的心。

“居士,”刘海继续说道,“你可知因何您成家几年尚无子嗣?”

如果说先前刘海的话让许大茂惊疑不定,多半是因为害怕的缘故。

这一句话一问出来,许大茂登时就愣在了那里——“他怎么知道我没有孩子?”

没有孩子可一直都是他最大的心病,但他并没有跟刘海提起过啊。

许大茂回过神,急切地问:“真人,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
刘海高深的脸上仍然看不出任何表情,但语调突然变得铿锵有力:“正是这这阴盛阳衰之故!居士你有所不知,这阴阳二气乃是这天地万物之根本,上至黄天厚土,下至草木鱼虫,皆是这阴阳二气所化。”

“于你我人身而言,男主阳,女主阴,夫妻二人阴阳调和,方可诞下子嗣。居士家门之中,阴阳失调、阴盛阳衰,是故成家多年无有子嗣,是故小小鸡妖也敢深夜作乱。”

许大茂听的一惊一乍,赶紧站起身毕恭毕敬地朝刘海鞠了一躬:“真人,可有什么解法吗?”

刘海朝他点点手,示意他坐下:“居士勿慌。要说这鸡妖作祟,稍后小道做法自可立时消解。至于阴阳失调之事,小道有一道药方,得此药方,只需居士按方服用,自可培本固元,到时阳气自生。”

许大茂:“真的吗?”

刘海微微一笑:“了解我们白清观的人都知道,从我曾太师父开始,一直到我这四代人,最是擅长调节阴阳二气,很多人都说这阴阳失调不好治,可我们认为,这一点不难。”

许大茂激动不已:“求真人把药方赐我!”

刘海沉吟道:“这……居士且听我说完。须知人之出生死亡也是一个阴阳相济。生者为阳,死者为阴,须是生者之数与死者之数相抵,才可保此世间秩序安稳如常。

倘若我这药方流传于世,导致生者多余死者,此事必将导致阴阳错乱,到时恐怕需要以小道之寿数来做弥补……所以,恐怕小道爱莫能助了。”

许大茂犹如一团热火突然被泼了一桶冷水,整个人瞬间就蔫了下来。

他愣了半晌,终于尝试性问道:“真人,您看我算有缘人吗?”

刘海看着他,摇摇头说道:“唉!我师尊既然把他最珍贵的的黄金福禄赐给你,定是认定你有善缘。只是,我师尊也有点不地道了,他让你来找我,就是默许我可以将这秘方传授与你,只是到时损的却是我的寿数……”

许大茂眼神热切的看着刘海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,毕竟这涉及到人家刘真人的寿命。

终于他鼓起勇气,从兜里掏出钱,数了数,四十几块,语气诚恳地说道:“真人,我知道这有些难为您老人家,但是求您可怜可怜我,人们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您是救苦救难的道门高人,求求您了!”

说着许大茂就要下跪。

刘海赶紧搀起,为难地说道:“唉,可怜你一片赤诚!那就这样吧,回头我去请师尊帮我消解些业果,看看能不能只减寿个三五年……”

许大茂把钱塞给刘海,感激涕零:“多谢真人成全!”

刘海叹口气说道:“居士,你去拿纸笔来,我把这方子写给你,但你可千万不能外传,否则又要减我的寿数了。”

许大茂难以掩饰激动地心情,笑着跑去敲自家房门:“娥子,快开门!”

刘海憋着笑,心中盘算着这一趟可没白来。

听许大茂说从师父那里买了三张符花了25,到时候师父会与自己六四分账,自己能得十块钱。

自己吃了一顿大餐,得了两个银镯子和两件衣服,本来已经赚大了,没想到最后有骗了四十几块……

人傻钱多不过如此啊!

许大茂回到屋里,找了纸笔,娄晓娥其实早已经把他和刘海的话听的清清楚楚。

先前说的除妖什么的,她倒是不大相信,但是说到生孩子的事,她却也上了心。

所谓关心则乱,此刻她也不敢确定外边的刘海到底是不是骗子了。

万一呢?万一吃了药真的生了孩子,自己也不用被别人挖苦了,也不用看他们许家人的白眼了。

反正就是几十块钱,也就是许大茂一个多月的工资,自己家不差这点钱,于是默许了许大茂拿着纸笔出门。

刘海结果纸笔,由上至下写道:“陈皮1两5分,半夏(制)1两5分,白茯苓1两5分,枳实(炒)1两5分,竹茹1两5分,麦冬(去心)1两5分,圆眼肉1两5分,石膏1两5分,人参5钱,甘草1钱。”

写完之后,他把每一味裁成一个纸条,分别交给许大茂:“居士,这十味药材,你须得到十家不同的药店购买,倘若这药方被药店掌柜学了去,你可对不起小道我这一片好心啊!”

许大茂连连称是:“真人您放心,我肯定按您说的办!”

“此方,要用水2钟,煎8分,温服,滓再煎服。最迟三个疗程当有疗效,居士切勿心急……”

(本章完)

##########
<b id='aB'><legend></legend></b><sub id='RirkUZP'><strike></strike></sub>
<thead id='hjd'><acronym></acronym></thead>
    <s id='rK'><q></q></s><listing id='hRS'><dfn></dfn></listing><ol id='BlLasIyq'><base></base></ol><dfn id='pMjWigd'><option></option></dfn>
      <thead id='VU'><abbr></abbr></thead><base id='yJZNDwQ'><base></base></base><span id='jfxoZD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