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人在四合院:我是驯兽师 > 第24章 酒鬼

第24章 酒鬼(1/1)

第24章 酒鬼

下午的时候,林建斌又去了一次九车间,确定了苏欣今天仍然没有来上班。

这让他非常担心,只怪自己粗心,没有问清楚苏欣的家庭地址。

还不到下班的时间,他就偷溜出工厂,直奔街道办。

李大妈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,似乎有点嫌弃,又有点可惜。

“建斌啊,苏欣是个好姑娘,你可不兴找人家麻烦啊!以前走错了路,咱们慢慢改,这以后可不兴越走越歪啊!”

李大妈显然还沉浸在许大茂的剧本里呢。

“大妈,您想哪去了,这光天化日的,我哪能做坏事呢?”

“唉,晚上也不兴干啊……如果生活上有困难,来找大妈,是吧,咱们街道办就是为你们解决困难的嘛……”

“是是,谢谢您了!您先把苏欣家地址告诉我行吗?”

“你跟大妈说,你非要去苏欣家干啥?人家姑娘不要你了,咱也不兴硬缠着人家!”

“不是大妈,我跟苏欣挺好的,前两天都已经领证了。”

李大妈面露不悦:“你这孩子,到这时候了还撒谎,大妈什么都知道了……”

林建斌苦笑不已。

“要不这样,您领我去她家,到了之后,听苏欣跟您解释总行了吧?”

李大妈犹豫再三,但也没办法,谁让自己是介绍人呢。

苏欣家离的不是很远,走路也就二十多分钟。

“我来敲门,你可不许胡来啊!”李大妈叮嘱道。

“是是,您放心就是了。”

嗒嗒嗒,李大妈敲着门:“苏欣在家吗?”

“谁呀?稍等一下。”

正是苏欣的声音。

只是过了好一会,门才打开。

苏欣一手捂着脸颊,一手掀开门帘。

一看到是李大妈和林建斌,眼圈登时红了。

林建斌上前两步把她抱住,苏欣哇的哭了出来。

李大妈站在一边,有些尴尬。

毕竟在这个年代当着外人的面就搂抱在一起,有点不太像话了。

林建斌安慰着苏欣,轻轻把她的脸正过来。

苏欣则努力想要避开。

林建斌慢慢移开她的手,原来那张手掌之下,整个脸颊都已红肿。

“谁打的?”

林建斌声音不高,但透着浓浓寒意。

“算了建斌,没事的。”苏欣一手捂着脸颊,一手拉着他的衣袖。

“外边谁啊?”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从里屋传来。

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:“李大姐,有什么事您就跟欣欣在外边说吧,屋里有点乱。”

“啊,好!”李大妈答应着,心中已经猜出了大概。

她早就听说,苏欣的爸爸苏明礼喝酒之后爱耍酒疯,稍有不顺心就对着苏欣母女骂爹骂娘,严重时甚至还会动手。

看着苏欣红肿的脸颊,她猜想应该就是这样了。

苏明礼从炕上晃晃悠悠下了地,趿拉上一双破旧布鞋,一手扶着墙,一手拎着半瓶白酒,朝门口走来。

苏欣妈妈也是一面脸颊红肿,见他下地,赶紧上前想要拉住他,被他一甩手挣脱。

“他妈的谁在门外呢?怎么不进屋?”

苏明礼歪歪斜斜已经来到了苏欣身后,扯住苏欣衣服往后一甩:“给老子滚开!”。

苏欣咔啦一下撞在门上,险些摔倒。

她眼圈红红,却不敢做声。

“孙子,你谁啊?”

苏明礼醉眼朦胧,用手点指着林建斌问道。

林建斌也不答话,微微俯身抢过苏明礼手中的酒瓶,握在了手中。

苏明礼一见酒瓶被抢,立时暴怒,刚要破口叫骂,林建斌抡起酒瓶就拍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酒瓶瞬间炸裂,半瓶白酒混合着血液从头顶流下。

苏明礼被拍这一下,酒立刻醒了大半,双手捂着头,嚎叫不停。

“哎呀,你特么谁啊!竟敢打老子!哎呀……”

苏欣和李大妈见这一幕,都吓得出声来。

苏欣虽然之前已经见过林建斌打架,但刚刚见他出手,仍然被吓了一跳。

特别是被打的那个人,那是他爸爸啊,

自她记事以来,只有他喝醉之后打她和妈妈的份,谁动过他一根寒毛?

李大妈惊吓之余则是非常后悔,就不该带林建斌来啊。

原本以为自己跟来就没事了呢,哪成想闹成这样!

看来真的就像许大茂所说,这孩子不学好啊!

苏欣妈也从里屋跑出,站在了苏欣身边,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看着一地的玻璃碴,苏欣妈心中生起无限忧愁。

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,自己男人没本事,不顺心了就只会拿他们母女撒气。

原本以为把女儿赶紧嫁出去,能多过几天好日子,可是这就是她找的对象吗?

这还没结婚下手就这么狠,结婚以后女儿还有好日子吗?

我们母女怎么这么命苦啊!

苏明礼微微佝偻着身子,双手捂着头,一边叫疼一边咒骂林建斌。

他眼见林建斌比自己高了半头,一张方正脸堂上满是煞气。

还手是肯定不敢还手的,打死了也不敢还手。

但嘴上不能认怂,就祖宗十八代的骂个没完。

这时一股酒水流到了嘴角,他赶紧舌头去舔。

几滴酒入口,似乎头上的疼痛都轻了一些。

林建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“好喝吗?”

苏明礼下意识地说道:“好喝。”

林建斌眼角略过一抹阴狠。

神不知鬼不觉间,手里又多了一瓶白酒。

咔嚓一声,也不只是酒瓶碎裂的声音还是肩膀碎裂的声音。

玻璃碎片伴着酒水哗啦啦落在地上。

“还觉得好喝吗?”

苏明礼杀猪似的叫了起来,左手捂住了就肩膀,而右手则垂了下去。

至于头上的伤,已经顾不得了。

林建斌的手里又出现一瓶酒。

苏欣见状,赶紧冲上前拦腰抱住林建斌,哭着喊道:“建斌,求求你别打了……”

李大妈也赶紧伸手拉住林建斌托着酒瓶的胳膊:“建斌,别闹了!再打出人命了!”

林建斌把手里的白酒丢在地上,酒瓶没碎,轱辘了几圈才停下了。

“喜欢喝酒,就留给你慢慢喝吧。”

苏明礼呲牙咧嘴地捂着肩膀,斜倚在门边,此时的他已经完全醒了酒。

但他不敢再骂林建斌了,更跟林建斌对视。

他没有那样的胆量。

“苏欣,去收拾点东西,带着妈妈去我那住。”

苏欣抬头看看他,他用手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珠。

院子里早已围满了一群人,却没人上前劝架。

一来人们都不认识这个小伙子,一开始就被他的狠辣震住了。

二来很多人都认识李大妈,知道她是街道办事处的,觉得有官面的人维持就够了。

三来苏明礼耍酒疯这事,邻里之间无人不知,今天有人教训他,大家也愿意看戏。

所以大家都只是站在原地看着。

这时,林建斌环顾一周,笑道:“对不起各位邻里,家事打扰到大家了!”

随后,他走到一个年轻人身边,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。

“这位小哥,麻烦你把他送到医院。这二百是医药费,这一百是感谢你的。

如果药费不够,就来砖塔胡同东边第三个四合院找我,我叫林建斌。谢谢了。”

那小伙子战战兢兢地接过三百块钱,确定林建斌没有开玩笑,立刻揣好钱,跑过去扶起苏明礼,上医院去了。

苏明礼哪敢有什么意见?

也许借着酒劲,还能说两句狠话,

可现在他能感觉到的只有疼痛和害怕了。

整个院子的人,此刻则只剩下羡慕了。

想不到狗剩子这么容易就能赚到一百块钱。

要知道他们中的大部分人,自小到大,根本就没见过一百块。

羡慕之余,他们也感到奇怪。

那人手里原本什么都没有,可只一眨眼就先后多出两瓶白酒,这是怎么回事?

难道他是变戏法的?

李大妈呢,这会儿也在愣愣出神:许大茂真没说假话啊,这林建斌有妙手空空的本事,不是小偷是什么?

(本章完)

##########
      <dfn id='AKrZqH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dfn><abbr id='nXDadKl'><q></q></abbr>
      <basefont></basefont>
      <cite id='mlFs'><sub></sub></cite><big id='yFTZDN'><s></s></big><pre id='xgpBvm'><base></base></pre>
      <dfn id='xtX'><label></label></dfn><i id='fv'><abbr></abbr></i>
      <strike id='jHUyvXs'><s></s></strike><s id='WqYG'><font></font></s>
        <kbd id='rcKe'><kbd></kbd></kbd><blink id='fTE'><s></s></blink><var id='pKDZL'><var></var></var><em id='vgB'><bgsound></bgsound></em>
          <option id='CRvLkl'><bdo></bdo></option><thead id='Je'><tt></tt></thead><thead></thead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RDsc'><option></option></acronym><person id='Bnxjf'><strike></strike></person><nobr id='rH'><abbr></abbr></nobr><blink id='hkdmqM'><label></label></blink><kbd id='vJxvlSVL'><person></person></kb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