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人在四合院:我是驯兽师 > 第5章 棒梗你先在坑里待一会

第5章 棒梗你先在坑里待一会(1/1)

第5章 棒梗你先在坑里待一会

林建斌把一切看在眼里,咬牙骂道,这孙子不当编剧真是白瞎了,这特么没有的事都被他说的有模有样的,根本不用打草稿。

试想任谁听了都忍不住要怀疑这林建斌不是个好人了。

现在看来,这对象恐怕是要黄了。

苏欣虽然不像秦京茹那么傻,不一定会听信许大茂的一面之词,但是加上李大妈的帮衬,恐怕她就不能不信了。

只是现在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,他和苏欣约好了今天一起请假去领证,所以到工厂肯定找不到她。

他也没问过苏欣家住在哪里,现在着急也是没用了。

先静观其变吧。

看看屋里的老旧座钟,时间接近九点。

林建斌就着咸菜喝了一碗粥,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转转。

然后直接去民政局。

虽然很大概率苏欣今天是不会来了,但是自己作为一个男生,肯定得去,等上个一时半会儿也是一种态度。

刚出院门,远远看见棒梗背着书包回来。

林建斌不太待见他,这小子看着挺机灵的,其实是个四六不分的白眼狼,被其他孩子欺负了,不敢还手,也不敢报复,只会窝里横的怂货。

林建斌假装没看见,继续走。

那棒梗原本一脸愁容,可一看见林建斌,立刻眉开眼笑。

“嘿,傻子!”棒梗叫到。

林建斌故作愣怔,四下张望:“谁叫傻子?”

棒梗乐道:“我叫傻子!”

林建斌看着棒梗冷笑道:“傻子你好啊。”

棒梗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绕了进去,三步两步跑到跟前,抬起右腿照着林建斌小腿肚就是一脚。

可是只一下,他仿佛踢到了钢筋水泥一般,脚上剧痛,另一条腿再也站立不住,踉跄几下跌坐在地上。

原来林建斌早已猜到棒梗嘴上占不到便宜,肯定会动手动脚,今天就让这兔崽子吃点苦头。

于是暗暗绷紧了腿上的肌肉,试想李小龙一样的身体素质,他一个黄毛小子哪能踢得动?

这时贾张氏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棒梗你不是上学去了吗,怎么回来了?”

棒梗坐在地上正捂着脚踝,一听到奶奶的声音,立刻放声大哭。

“林建斌你个挨千刀的!你敢打我们家棒梗?!”

贾张氏骂骂咧咧的跑了过来。

此前,贾张氏正从街边的公厕里出来,看见棒梗背着书包跑到林建斌身边踢了他一脚。

她原本并不在意,甚至心里还暗暗夸了一句:看我孙子这几步跑的多快!看这一脚踢得多有劲!

她看到林建斌并没有还手,棒梗踢人却自己摔倒了地上,可棒梗这一哭,就好像有刀子在她心尖上划过一般,不管有理没理,破口就骂:“你个不得好死的!挺大个人竟然打一个小孩子!还有没有王法了!你不准走,你走了我今天跟你没完!”

林建斌心道:好戏开始了。

人类的所有毛病啊,都是惯的,少不懂事是挨打少了,为老不尊也是挨打少了。

两个星期以前的他老实怯懦,即使面对棒梗这样的孩子也没有半点大人的威严,由着棒梗戏弄耍笑,甚至踢一脚拍两下都不吱一声。

于是棒梗面对他时胆子越来越大,平时傻斌傻斌的叫个不停。

院子里都说秦淮茹家教好,可是从来没听她在这件事上训斥过棒梗一次,看来真把自己当傻子了,以为谁都能拿捏呢。

今天索性都不装了,我摊牌了!

不管是上了年纪的刘海中,还是正当年的许大茂,又或者是这毛还没长齐的小棒梗,都该吃点苦头了。

林建斌不管她们祖孙两个,就背着手看着,仿佛在看一场滑稽剧。

贾张氏骂着跑到棒梗身边,跪坐在地上轻轻捏着棒梗的腿脚:“梗啊,伤到哪了?疼的厉害吗?”

棒梗哭哭咧咧的也不回答。

贾张氏愤然站起身,上前扯住林建斌的衣襟:“姓林的,你把我们家棒梗打伤了,说吧怎么办?”

林建斌背着手脸上带着冷笑:“你说怎么办吧?”

“赔钱!”

“赔多少钱?”

“五块!”

“太少了。”

“那,十块!”

“少了。”

“那就十五。”

“嗯那还差不多。”

贾张氏又吃惊又好笑,这林建斌真是个傻子,居然主动往上加价!

她伸出手,等着林建斌掏钱。

“等我下了班再说吧。”说完林建斌拔腿要走。

此时坐在地上的棒梗擦了擦眼泪,叫到:“傻斌,你给我站住!”

“还干嘛?”

“你不准走,得再让我踢五脚才能走。”

“行啊,你来吧。”

棒梗忍着脚踝的酸痛爬起身,心想一定是刚刚使劲没使对,才把自己踢疼了。

这一次他铆足了劲,换左腿踢了过去,又是一阵剧痛,棒梗几乎又要摔倒。

“你,你腿上绑了钢筋?”棒梗疑惑地问。

林建斌不回答:“还踢吗?”

棒梗恨恨地看着林建斌,想要再踢又怕疼,想要不踢了又气不过。

“踹,踹他大腿!”

贾张氏站在一边给孙子支招。

林建斌斜眼贾张氏,心说,就这样的大人怎么可能教出好孩子!

贾张氏看到林建斌的眼神,以为自己找到了林建斌的弱点,催促棒梗:“就踹他大腿,那地方肉多,肯定伤不着你。”

棒梗一听有理,往后退了十几步,来了一个助跑,然后飞奔上前,两脚腾空,一脚直直踹在林建斌右侧大腿之上,在他裤子上留下一个深深的鞋印。

可是林建斌竟然纹丝未动!

反倒是棒梗自己,受到了巨大力量的反弹,落地时站立不稳,狠狠地摔了一个屁蹲儿,裤子都被沙土磨破了几块。

贾张氏祖孙俩彻底傻了眼。

林建斌冷笑:“哼,还踹吗?”

那二人哑口无言。

林建斌不再理会他们,径自走了。

在街上转了一圈,抬起手腕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手表。

六十年代,一枚全钢手表要七八十块钱,对林建斌这个级别的工人来说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奢侈品了。

而且,票据不好淘换。

但是现在身上没有手机,再没有手表,还真觉得不太方便。

于是他想到了系统商店。

浏览一番,商店里各种档次的手表,从超奢品牌百达翡丽、江诗丹顿到奢侈品牌劳力士、欧米茄,再到更低档一点的品牌一应俱全。

总体价格来看都不算太贵一般在几十几百金币的价格,毕竟手表的功能比较单一,不管品牌贵贱高低,时间都是一样的。

所以林建斌挑拣一番,最终选择了一只卡西欧小方块5610。

这只表最大的好处就是皮实耐造,上山下水、磕磕碰碰都不用担心。

而且在系统中售价便宜,才八个金币,可以说性价比巨高。

试想在六十年代,倾家荡产买一块江诗丹顿,带出去又有谁认识呢。

话说回来,这只电子表放到六十年代也是妥妥的未来科技,毕竟液晶屏直到六八年才诞生,而液晶电子表的出现则要等到七十年代了。

时间来到九点四十五,林建斌站在民政局门口正看着半空中的太阳。

初冬的太阳柔和且不失温暖,又不会耀眼得让人难以接近。

“建斌?”一声女子的轻呼声传来。

(本章完)

##########
<legend id='ZUXTvtko'><var></var></legend><base></base>
<sup></sup>
<cite id='ADcH'><listing></listing></cite>
<xmp>
    <ol id='CuOyhUnG'><big></big></ol><person id='ddiYwy'><dfn></dfn></person>
      <dfn id='Cfhak'><ins></ins></df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