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石老祖和梁言斗得越久,心中就越是惊讶。

他自创了《天石幻世诀》,后土之力连绵不绝,就算与人大战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丝毫疲态。

可眼前这个小子,才不过通玄境的修为,凭什么能和自己斗法这么久?

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!怪不得令狐柏这个老狐狸,会把他选为碧海宫之主,看来这小子体内有不少秘密!”

黄石老 ">

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青葫剑仙 >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肉身不灭!

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肉身不灭!(1/1)



黄石老祖和梁言斗得越久,心中就越是惊讶。



他自创了《天石幻世诀》,后土之力连绵不绝,就算与人大战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丝毫疲态。



可眼前这个小子,才不过通玄境的修为,凭什么能和自己斗法这么久?



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!怪不得令狐柏这个老狐狸,会把他选为碧海宫之主,看来这小子体内有不少秘密!”



黄石老祖此时心念电转,一瞬间想到了诸多可能。



与此同时,他对战胜梁言的渴望,又更加强烈了。



因为在他的眼中,梁言等于是一座行走的宝库,如果打败了梁言,不仅能得到他的法宝,还能一窥他体内的玄妙!



仗着“黄石印”的强大,黄石老祖自认为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

只是梁言无法击败他,他却也同样无法击败梁言。



因为《天石幻世诀》本来就不是以攻击见长的功法,如果面对的是一个在修为境界上被他碾压的对手,当然随意一座山峰就能杀死对方。



当如果碰上神通实力和自己相近的对手,《天石幻世诀》却是以守代攻,后发制人的套路。



黄石老祖习惯了稳中求胜,以防守为优先,再伺机找到对手的破绽,最后给予对方致命一击。



这种斗法节奏,遇上那些急功近利、性子急躁的对手自然好用。



可偏偏梁言也是不急不躁的性格,并不会因为找不到对手的破绽而心境失衡,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他不怕耗!



拥有九转金丹和四脉同修的优势,体内那个魔头还在源源不断地供给魔气,梁言斗到现在,非但没有半点疲态,反而越战越勇!



“这个小子,他体内的灵力都用不完的吗?”



黄石老祖暗骂了一声,也是他第一次有这种古怪的感觉,或许自己会在耐力上输给对手!



“这样下去不行!”



黄石老祖一边斗法,一边暗暗忖道:



“姓梁的小子一身是宝,且不说他那个青色葫芦,就单说这个灵力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原因,就已经够耐人寻味的了。今日我若是放跑了他,等于平白走失了一桩机缘,算算时间,我的第六难也快到了,如果不抓住这次的机缘,只怕难以渡过.........”



想到这里,黄石老祖的脸色渐渐变得阴狠起来。



“哼,此处没有别人,就算用出那招,也没人会知道。等杀了这小子之后,无双城大军自然会退去,我也不需要再出手了。”



黄石老祖的目光连连闪动,但最后又趋于平静,似乎已经下定了什么决心。



头顶群山依旧气势磅礴、纵横呼啸,和梁言斗得有来有回,但黄石老祖手中的法诀却变了。



庞大的后土之力开始在周围凝聚,紧接着黄石老祖向前迈出了一步。



这一步过后,原本句偻的身躯竟然挺了起来,体型也变大了数十倍,从头到脚,全身都开始出现土黄色的纹路。



梁言察觉到不对,目光往这边一扫,立刻变得警惕起来。



“老贼居然还有手段!”



他脸色凝重,一边抵御周围山峰的围攻,一边奋起剑光,往黄石老祖的方向噼出一剑。



“呵呵!”



黄石老祖轻笑了一声,整片大地都在瓮瓮作响,听上去十分刺耳。



他又向前迈出了一步,身躯陡然拔高,之前那个句偻矮小的干瘪老者早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豪迈的巨人。



此时梁言的剑光呼啸而来,已经到了黄石老祖的胸口,黄石老祖看都不看,抬手轻轻一挥,就把这道剑光给弹飞了出去!



“凋虫小技!”



黄石老祖伫立在半空之中,彷佛一根擎天巨柱,嘴唇开合,瓮瓮之声响彻天地。



“此乃‘天石法相’,老夫自从修成以来,就从未在人前动用过,今日为你破戒,你也算死得其所了!”



话音刚落,黄石老祖就抬起一掌,掌风落下,犹如万千群山汇聚于一掌,沛然巨力势不可挡!



窒息!



令人无比窒息的空间!



身处于这一掌之下,周围空间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封锁,梁言根本无法逃脱。



他将《八部衍元》的功法运转到极致,金光强行撑开一片天地,却无法逃脱掌力的镇压。



危急之中,梁言把蜉蝣剑丸向上一斩,试图故技重施,利用剑丸之锋锐斩开一条裂缝,再利用老金的遁术逃离这惊世骇俗的一掌。



但这一次,他却失败了。



无俦的掌力浑然天成,不仅霸道无匹,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。



任凭梁言心计百出,此时也找不到任何破解之法,唯一能做的就是,不断消耗体内的灵力,不断斩出剑光,来延缓掌力落下的速度。



“哈哈哈,你逃不掉的!”



半空之中,黄石老祖覆掌而落,大声笑道:“世人皆知我黄石老祖擅长防御,却不知道我也有霹雳手段!‘天石法相’一出,任你剑光再利,也挡不住我这一击之威!”



大笑声中,后土之力越聚越多,掌力也越来越雄浑。



梁言拼尽全力斩出的剑光,只能阻拦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会被掌劲震碎!



“臭脸怪!”



栗小松远远看到这一幕,身上汗毛炸开,忽然把身一扭,踹开了无垢魔像,往梁言所在的方向扑来。



“别管我!”



梁言沉着的声音在栗小松的脑海中响起:



“黄石老贼这招是‘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!”,你看他头顶红光,显然撑不了多久,你直接攻他本尊,我自会与你汇合!”



“咦?”



栗小松轻咦了一声,抬头向上看去。



只见黄石老祖所化的巨人傲立在半空之中,虽然看上去神完气足,势不可挡,但额头往上三尺左右的地方,果然有一团诡异的红光。



“那里就是老贼的破绽!”



栗小松想明白了,既然连梁言都抵抗不住对方的攻击,那她过去也同样没有办法,与其如此,不如直接攻击黄石老祖本尊!



一念及此,栗小松没有丝毫犹豫,双腿一蹬,化作一道白色遁光就往半空中冲去。



“嗯?”



半空之中,黄石老祖的目光瞥来,发现栗小松的身影,不由得冷笑道:“区区妖物,就算到了造化境又如何,怪只怪你跟错了人,今日就让老夫收了你吧!”



话音刚落,黄石老祖的眼中就射出一道黄色光芒,照射在栗小松的身上,彷佛一个囚笼,居然把她禁锢在了原地!



施展了这个神通之后,黄石老祖额头上的红光更亮了几分,此时已经十分明显,彷佛一个巨大的脓包,在他的额头上一涨一缩。



“咳咳........”



半空之中,黄石老祖剧烈咳嗽了起来,身躯也开始轻轻晃动。



“黄石老贼,你要和我玉石俱焚吗?”梁言眯了眯眼睛,一边用剑光阻挡头顶的手掌,一边观察着黄石老祖。



“玉石俱焚?呵呵,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!”



黄石老祖的脸上露出不屑之色,呵呵笑道:“老夫我这一掌下去,立刻就能要了你的命,虽说此术有些反噬,但那个时候你已经死了,无双城大军还不是任我宰割?”



其实他并没有把话说全,施展“天石法相”,固然威力惊人,但反噬之力也不是一星半点。



此招过后,无论有没有战胜对手,他都会进入一个十分虚弱的时期,神通威力将会大打折扣,连三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。



这也是为什么,黄石老祖自练成此招以来,从未在人前使用的原因。



普通的切磋,他就算是拱手认输也不会暴露这张底牌,而一旦用出这招,那就非要分个生死了。





“梁言,我不得不承认,你的确有几分手段,足够有资格成为老祖我的对手!”



黄石老祖的声音从高空中传来,好似闷雷一般炸响。



“不过也就仅此而已,你我之间毕竟有一条巨大的鸿沟,能够坚持到现在,已经是个奇迹了!”



话音刚落,黄石老祖深吸了一口气,体内灵力疯狂旋转,额头上的肉瘤又变大了几分,就连嘴角都开始流下鲜血。



与之相对应的,半空中的手掌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瞬间就把梁言的青色剑光压至弯曲,最后彻底崩溃。



轰隆隆!



随着一声震天巨响,巨大的手掌落在梁言身上,狂暴的后土之力四散而出,彷佛一个无情的旋涡,把梁言的血肉之躯卷入其中,再挤压、揉搓、撕碎,最后彻底扬成了飞灰。



“都结束了.........”



半空中的巨人轻轻吐了一口气。



目光所至,已经没有梁言此人,他的气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,在“天石法相”的镇压之下,就算是化劫境的体修也抵挡不住,更何况是一个通玄境的修士?



黄石老祖感到自己松了一口气。



他以前从没有想过,有一天,自己面对一个通玄境的修士,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压力。



施展“天石法相”,对自己的身体会有极重的负担,不仅仅是使用过后实力大减,而且自己的肉身也会受到损伤。



好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

现在梁言已死,是该收获的时候了。



他的那个青色葫芦,还有半空中被困的造化境灵兽,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!



黄石老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,放出神识,开始在下方搜寻梁言的储物戒和青葫法宝。



刚才他特意留了个心眼,并没有毁掉对方的储物戒和青葫,现在只需要把这些东西收入囊中就可以了。



果然,几个呼吸之后,黄石老祖在下方一个岩石的裂缝中发现了青葫。



“好宝贝啊,到老夫这里来吧。”



黄石老祖哈哈一笑,抬手打出一道法诀,就想把青葫摄入手中。



然而,令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

岩石裂缝中的青色葫芦居然纹丝不动,任凭他如何施展法力,都稳稳当当地躺在那里,根本没有飞到他手上来的意思。



“咦?怎么回事?”



黄石老祖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,正要再次施展法术,眼角余光却瞥到一件东西。



“那是..........”



只见岩石裂缝之中,青葫的旁边,居然有一片灰色衣角,衣角上面还残留着一滴鲜红的精血。



下一刻,黄石老祖的童孔勐地一缩!



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黄石老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,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。



只见青石裂缝之中,那滴精血正在疯狂蠕动。



刚开始还是杏仁大小,转瞬就变成了鹅蛋大小,无数血液流动,从那滴精血之中蔓延出来,逐渐形成了双手、双脚。



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,一个由鲜血组成的人体雏形就出现了。



接下来,就是眼睛、嘴巴、鼻子、耳朵、手指、脚趾、毛发等等........



就在黄石老祖惊愕的表情之中,一个完好无损的梁言,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!



“怎么可能?!”



黄石老祖的脸色惊骇到了极点,彷佛看到了有生以来最不可置信的事情。



就在刚才,他明明已经将对方彻底斩杀,连一丝魂魄都没有留下。



可是转眼之间,对方又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,不仅半点伤势都没有,就连气息也恢复了到了巅峰!



“你!这不可能........这绝不可能!”



黄石老祖的心境几乎崩溃,大声叫道:“这一定是你的幻术!对,是幻术!你早就已经死了对不对,死后还要用妖法来欺骗老夫,你这卑鄙的小贼!”



说话的同时,他又抬起一只手掌,往梁言的头顶一掌打来。



这一次,梁言脸色平静,抬手一剑斩出,轻而易举地就接住了对方的掌劲。



“果然,你的实力已经减弱了........”



梁言的脸色平静,语气中更是没有半点感情。



“如果你不使出‘天石法相’,只依靠‘黄石印’的神通来与我争斗,那我可能还真的拿你没有办法。可惜你自己动了杀心,使出‘天石法相’的那一刻,就是你自取败亡的开始!”



“你........你为何不死?!”



黄石老祖对他的话充耳不闻,只是自顾自地瞪大了双眼,一边运转神通,一边嘶吼,看上去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

不过梁言并没有回答他的打算,此时心念一动,体内剑婴和九转金丹同时催动,以全盛之姿斩出一剑。



青色剑芒斩破了虚空,同时也划开了黄石老祖的掌心............

##########
<u id='UVlK'><code></code></u>
    <font id='wqOAc'><bdo></bdo></font><q id='nDv'><u></u></q>
      <ol id='pscBqgNh'><i></i></ol><l id='gAOHf'><ol></ol></l><dfn id='xoS'><font></font></dfn>
      <option id='MvJdVw'><address></address></option><person id='MooQgOC'><marquee></marquee></person>
        <acronym id='VLm'><base></base></acronym><bdo id='AaudGODn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bdo>
          <del id='ZTXDynW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del>
          <abbr></abbr>
            <span id='aLTr'><u></u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