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名称】:林阳

【信息】:二境纵法仙师

......

【名称】:石姬

【信息】:二境纵法仙师

......

“杀我弟子,今日留你不得!”

林阳手捏剑诀,大喝一声:

“疾!”

“嗡嗡 ">

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左道长生,我的法术无限升级 > 第141章 天工符到手,小阴间重回

第141章 天工符到手,小阴间重回(1/1)



【名称】:林阳



【信息】:二境纵法仙师



......



【名称】:石姬



【信息】:二境纵法仙师



......



“杀我弟子,今日留你不得!”



林阳手捏剑诀,大喝一声:



“疾!”



“嗡嗡~~”



带翅飞剑在陆沉手中颤鸣,却硬是无法挣脱,林阳脸色一变再变,催促道:



“石姬长老,还不速速助我一臂之力!”



“好!”



那带着面纱的女子点头,也不见如何动作,从那锦帕中忽然飞出两条蛟龙,一条蛟龙赤红如火,一条蛟龙澄净如水,女子纤手一指:



“去!”



“昂~~”



水火蛟龙发出一声长吟,快速向陆沉扑去。



陆沉猛然转身。



“砰砰!”



连续两拳捣出,在偃阳甲【蔑法】的作用下,瞬间让水火蛟龙溃灭,而那锦帕却也趁机飞了上来,一下缠住了陆沉的双腿。



石姬正要催促林阳协助,转头一望,脸色顿时一白:



“好!好你个林阳!”



林阳竟然没有攻击,摇身一变,化成了一头飞鸟,快速向东逃去,他这一身实力,大半都在那把飞剑上,如今飞剑被擒,哪还敢与陆沉纠缠,还不等对方逃远,陆沉双足轻轻用力,便挣脱了锦帕的束缚,大手一伸,已经被炼化的【玄铁棍】出现在手中,猛然掷出。



“呼~~”



玄铁棍呼啸而去,一棍捣在了对方后背,穿身而过。



“戾~”



法术被破,飞鸟哀鸣,立时化作林阳的样子,从半空跌落,前胸和后背多了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,生死不知,石姬心中冰凉,张嘴一吐:



“吹云法!”



“呼呼呼~~”



只见面纱刮起,浓浓云雾从口中吐出,转眼将陆沉笼罩,遍布方圆上百米,借着云雾遮掩,石姬架起一团白云,快速向远处逃去。



“哥哥,那里!”



“好!”



孟瑶的声音在云雾中响起,陆沉得了孟瑶指点,伸手一甩,一根血淋淋的肠子伸出了云雾,一下缠住了石姬的左脚。



“完了~”



石姬手脚冰凉,身躯顿时僵硬,一下从云团上跌落。



“砰砰!”



陆沉冲出云雾的范围,大手一身,一把托住了石姬,双指一捏,手指轻轻用力,对方立时昏死过去。



“呼~~”



陆沉长出一口气,终于放下心来,念头一转,本体与冥王体一个颠倒,出现在外界,换上一身青色的道袍,望向昏迷不醒的石姬,他伸手一扯,拽掉了对方脸上的面纱,一副吹弹可破的容貌映入眼前。



眉眼如画,容颜娇美。



“长得倒也不差。”



这人陆沉见过,准确地说是通过乾坤映像法看见过,这人名叫石姬,身份是千目宗的内门长老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身份。



正是沐蓉的师傅。



“哼哼,就算有点关系,却也不能轻饶了你。”



陆沉冷笑,直接将人收进了封印球,挥袖间法力汹涌而出,将四周云雾强行驱散,又捡回了那个青红两色的锦帕。



【名称】:法器



【信息】:二阶水火锦帕



......



移开目光,又拿着林阳的那把法剑把玩,这法剑通体橙黄色,长有三尺九寸,在剑鄂处长了一双奇形怪状的翅膀,显得颇为奇特。



【名称】:法器



【信息】:二阶金翎剑



......



“金翎剑?”



陆沉面露喜色,嘀咕道:“不错,可以当个备用剑。”



将金翎剑和水火锦帕收起,陆沉走向林阳,此时对方正伏在地上。



鲜血满身。



一动不动。



他抬脚将对方翻了过来,就见林阳双目圆睁,早已死去多时,陆沉也不意外,从对方身上搜出一个储物袋,张嘴一吐:



“呼呼~”



一口丹火汹涌而出,直接将尸体烧成了灰烬,而后再不停留,御剑飞向千目城。



......



千目城内人流汹涌,陆沉花费了几粒灵砂,租下一处宽敞的院落,他在院子中坐下,整理了一番林阳的储物袋,最大的收获是一十九块灵石。



至于其他的。



多是不入眼。



它将灵石收起,挥手放出了封印球中的石姬,七枚剑星悬于对方身周,剑气森然。



“哗啦啦~”



挥手间,一团清水浇了对方满身,石姬身躯轻颤,瞬间醒转,本就穿了一件青衣薄裙,如今更显诱人,她狼狈着坐起,颇有些顾上不顾下的味道,怒瞪了陆沉一眼,冷声道:



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

“有骨气。”



陆沉竖了个大拇指,疑惑道:



“难道你不想活着?”



“......”



石姬面露凄然,撇过头去,辛苦修行数十年载,才有了如今纵法仙师的成就,哪个不想活着,可惜如今已是砧板上的鱼肉,她终究不愿低声下气。



陆沉却是要磨一磨对方傲气,又担心逼得太甚,这女人会自行了断,于是道:



“活着很简单啊,只需将自己赎回去即可。”



“怎...怎么赎?”



陆沉嘴角微翘,意味深长道:



“自然是等价的物品。”



“什么价?”



石姬强自镇定下来,起身,款款落座在石桌另一侧,与陆沉相对,陆沉眉头一挑:



“你觉得一个纵法境的石姬仙子,会是什么价?”



石姬从腰间秀囊中取出十块灵石,放在石桌上,往前一推:



“这个价!”



“不够!”



陆沉摇头,石姬闷闷道:



“这是我身上所有的灵石了。”



“可以用其他物品。”



“......”



石姬沉默一阵,翻手取出一个小玉盒,打开玉盒,就见一张明黄色符篆躺在其中,她一脸肉疼,解释道:



“这是【天工符】,当初在墟山交易会拍下的,耗费整整五十三块灵石。”



【名称】:符箓



【信息】:二阶天工符



......



陆沉一把抢过,心中高兴坏了,有此天工符,他的三个秘境完全可以融合了,也不知到时会是什么场景,实在没想到,当初错失的【天工符】,竟然落在了石姬手中,压下心中激动,又是摇头道:



“还不够!”



“莫要得寸进尺!”



石姬恼羞成怒,怒瞪陆沉,陆沉不为所动,冷声道:



“要说得寸进尺,那也是你,你我本无冤仇,你却下此毒手,不是我技高一筹,说不定现在已是死人,若非看在沐蓉姑娘的情面上,我岂能留你,到时,你身上的东西还不都是我的,任意取用,记住你的身份,你现在不是千目宗的长老,而是我的俘虏。”



“......”



石姬又羞又恼,身前剧烈起伏,撇过头去:



“就这些东西了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

“哼哼~”



陆沉冷哼一声,目光在对方身上扫来扫去,眯眼道:



“既然买下天工符,说明身上至少有两处秘境,你若不拿出来,就别怪我亲自动手了。”



石姬见陆沉半步不让,一咬银牙,从秀囊中取出一个泛着乌光的圆球,“砰”的一声,重重拍在桌面上,决然道:



“身上只此一件,你若再不满意,大可一剑杀了我。”



【名称】:秘境



【信息】:一阶尛尛阴间



......



陆沉伸手将圆球拿起,神色古怪,实在没想到,这小阴间在外面兜兜转转一圈,竟然又重新回到他的手中,也算是缘分了。



他将小阴间收起,嘀咕道:



“倒也差不多了。”



“这...这么说我可以离开了?”



石姬又惊又喜,见陆沉不置可否,她再不逗留,连忙起身,正要驾云飞走,陆沉忽然上前,一指点在对方胸口,石姬刚刚提起的法力瞬间溃散,陆沉手指不停,一连在对方身上点了数下。



将大量法力注入各处要穴。



他没学过封禁修为的法术,只得这般粗浅运用,如此施为,石姬的法力都被堵在了灵窍中,短时间内无法施展法术,想要施法,需要先将他留下的法力炼化才行,如此一来,至少要耽搁数日功夫。



而在这几日内,石姬与常人没有太多差别。



石姬一瞬间便察觉到自身处境,凄然一笑:“终究逃不得此劫,也罢,也罢~”声音落下,嘴角溢出一缕血迹,修长的玉颈一歪,瘫倒在陆沉怀里。



“这......”



“咬舌自尽??”



陆沉脸色一变,嘀咕道:“这女人也太过刚烈了。”伸手一探颈脉,察觉到对方气息正在急速衰弱,当下也不耽搁,体内法力一转,在灵窍中沉浮的一滴液珠立时出现在掌心。



他修炼的二阶练气功法叫【玉露还真经】。



每月都能凝出一滴【玉露】,这玉露有极强的疗伤效果,不说生死人肉白骨,却也差不了太多,最起码,比二阶的紫霞丹还要强出一筹,只要一口生气未散,服用后,都能救过来。



他将玉露给石姬服下,效果果然出众,转眼间,石姬睁开了眼眸,茫然道:



“我...我未死?”



陆沉翻了个白眼,扶着对方在石桌前坐下,没好气地道:



“害我浪费一滴玉露,不然...你已是个死人。”



险死还生,石姬只觉浑身虚弱无力,纤手扶着石桌,强撑着才没有趴下,凄然道:“杀我是你,救我也是你,何苦来哉,不若让我一死了之。”



陆沉皱眉道:



“既然连死都不怕,又何必急于寻死?”



“怕你没安好心,怕你心怀鬼胎,既然落在你的手中,又岂能好活,不如清白死去的好,免得被你玷污了身子,落得不干不净。”



“老子有道侣。”



“哼,既有道侣又何故去招惹蓉儿?果然是心怀鬼胎!”



“人情往来罢了!”



“狡辩!”



“......”



两人争吵几句,石姬也淡了寻死的念头,陆沉翻手取出对方的水火锦帕,放在石桌上,眉头一挑:



“想不想要?”



“......”



石姬撇过头去,也不说话,陆沉轻咳一声,意味深长道:



“实话告诉你,我没想杀你,这水火锦帕也可还你,不过呢,是你截杀我在先,纵然饶你不死,却也要惩戒一番,这几日我都会待在千目城,你呢,就给我当个端茶送水的丫头,几日过后,你再离去,我也算出了一口气。”



“当真?”



“绝无虚言!”



石姬满脸狐疑地望着陆沉,一双柳叶眉似蹙似喜,见陆沉不像作假,迟疑道:



“我...我再考虑考虑......”



......



“请喝茶!”



“叫老爷!”



“老爷,请喝茶!”



石姬满脸屈辱,整个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同时心中又是一阵茫然,怎么就到了这一步了,自己之前明明还要死要活的。



“滋溜~”



陆沉抿了一口清茶,瞥了对方一眼,神色古怪。



这才一天而已,堂堂千目宗的纵法境长老,就这样...调校成了自己的使唤丫头?唉,这人呀,总是善变的,尤其是女人,嗯,貌似感觉还不错的样子。



“且候着吧。”



陆沉将茶碗放下,带着孟瑶出了院子,有水火锦帕吊着胃口,也不怕对方逃走,在千目城转悠了一圈,收获近百枚祈愿币,等晚上归来,一开门就见石姬恭敬侍立在院门内侧。



“恭迎老爷回来~~”



“不错不错!”



陆沉满意点头,径直进了房间,见对方跟了进来,于是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,问道:“可会舞蹈?”



“不会!”



“那也没关系,随便跳跳。”



“......”



石姬满脸屈辱,硬着头皮跳了起来,扭扭捏捏,晃来摇去,虽然无甚章法,好在身形姣好,衣着不俗,整体还算雅致,一舞又一舞,直到香汗淋淋,才疲惫地停了下来。



“可善口技?”



“......”



石姬不敢拒绝,如今她与凡人无异,若是对方用强......



石姬打了个哆嗦,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曲。



“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刮金佛面细搜求,无中觅有。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......”



陆沉摸了摸鼻子,这是在拐外抹角骂我??好胆!不过,唱的还算不赖,听了两曲后,他幽幽道:



“夜深了,去帮老爷暖床吧。”



“你...你不要太过分。”



“嗯?”



陆沉眼睛一眯,奇怪道:



“丫头帮老爷暖床,不是很正常么??”



“你......”



石姬气得脸色发青,狠狠瞪了陆沉两眼,一咬银牙:



“好,我去!!”



说着,抬脚往里间走去。



“慢着!”



“又想怎样?”



“哼哼,这满身臭汗的,去,先把自己洗干净再过来。”



“好好!!”



石姬咬牙切齿,身前激烈起伏,扭头出了房间,等洗完澡后才重新回来,闷头钻进床褥下,纤手攥着被角,一阵阵心惊胆颤,生怕陆沉突然冲进来。



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昨天没赶完,实在没熬住就睡了,过几天再补吧~.~

##########
<basefont id='xScww'><acronym></acronym></basefont><strike id='KfGwFQhY'><u></u></strike><l id='pP'><s></s></l>
<dfn></dfn>
    <strike id='IqaVwV'><code></code></strike><ins id='WDafqBup'><bdo></bdo></ins><kbd id='jPRty'><s></s></kbd>
    <l id='NHZMTmD'><xmp></xmp></l><xmp id='AN'><kbd></kbd></xmp>
    <acronym id='FE'><address></address></acronym><label id='TNjk'><label></label></label><strike id='bMg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strike><u id='eMgjQ'><i></i></u>
    <bgsound id='aPIHoxa'><legend></legend></bgsound><acronym id='AQImVD'><u></u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