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仙狐 > 十九、我还是个孩子

十九、我还是个孩子(1/1)

胡欢拿到了海克塞尔的房间号,堂而皇之的登上了电梯,同时也没忘记,把体内的物神卡切换成食气虫群和壳28。

当胡欢踏出电梯的时候,他脑子里想的不是即将发生的事儿,而是有些遗憾的暗暗忖道:“我应该多准备几套物神卡,这几张实在太不够用了。

“当年我为了转世,把物神卡都藏哪里来着?”

“是……个什么岛。”

胡欢深谙不能把蛋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,所以给自己安排了好些后手,免得一个后招失败,就全军尽墨。

当年他也制造了不少物神卡,尽管限于修为,所制造的物神卡,品级最高的几张也不过是super rare(超级稀有)。

那几张sr卡牌的数据和异能,比胡欢手里这些强悍太多了,甚至搭配得当,足以挑战四阶。

除了自己制造的物神卡,胡欢还记得,天魔孙友送过自己两张superior super rare(特级超稀有)。

物神术的根基,是天魔孙友的魔道功法,所以在物神术的造诣上,孙友比胡欢更强一线。

这两张ssr卡牌,也放在一处神秘的海外荒岛,那是胡欢给自己预留的宝藏。

胡欢当年主修原虚法,对物神卡没有需求,他也不需要强大的战力,对老公狐狸来说,他凭借智慧,就足以横行于世。

但这一世,他忽然觉得,有几张物神卡傍身也挺好。

胡欢按照门牌号码,到了海克塞尔的房间,他没有敲门,也知道自己敲不开门,毕竟原主不在。

胡欢稍稍用了一点巧劲,就阵断了门舌,悄无声息的踏入了这个房间。

海克塞尔的房间是套房,要不然也没地方,放那么大的一个青铜箱子。

胡欢第一眼,就看到被竖直摆着的机械女神,就好像真人等大的手办,美轮美奂。

她身上的衣服,还是著名的奢侈品牌,很显然,当年机械神教把这东西送给周丘生,也不是为了干农活。

胡欢把她搬回了旁边的青铜箱子,先就把它收入了小蜗洞天。

周丘生正在赶向机场的路上,正兴致勃勃的尝试,再次连接机械女神,却发现只能扫描到红外,光学仪器却不能接收图像了,不由得叫了一声:“胡生难道发现了?或者他正在干什么好事儿,拿机械女神做了衣服挂?”

“现在那边可是大白天的,他就这么胡天胡地?”

“可惜了,红日集团的金花雀……”

周丘生一脸笑意,取了一杯黄酒,一面轻酌,一面期待老朋友们的会面。

胡欢收拾了东西,想了一想,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海克塞尔的衣服,皮包,鞋子,各种化妆品,以及一些现金,包括人民币和美钞,他都没有兴趣,倒是在房间里发现了一把手枪,两口银色短剑。

难得的是,这三件武器都是灵物。

胡欢觉得,自己应该拿点纪念品,就随手拿了一块红色的很有弹性,样子很奇特的短布,把两口短剑一缠,丢入了小蜗洞天。

至于那把手枪,他研究了一下,准备给七班长当个伴手礼。

胡欢已经是第二次,看到枪械类的灵物了,还微微有些诧异,这种形制的灵物,出现的略有频繁。

胡欢并不知道,有部分年代古老的跨国组织,特别钟爱批量制造灵力武器,他们会把大批的枪械送入封闭区,等待被万物之影侵蚀。

就算潜龙军也有类似的尝试,只是因为建立年头太短,所以还没什么产出。

目前全球已经有了一百多把枪械类灵物,被统一称为灵力枪械,甚至还有一个榜单排名。

壳28排名在九十几,海克塞尔的这把夜骑士,排名五十四,比壳28排名要高不少。

十几分钟后,胡欢悄悄离开了房间,还贴心的把房门带上,至于里头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老狐狸自忖,他也不是服务生,干脆就没收拾。

其实他也是故意的,反正东西都拿了,肯定要留下痕迹,就当给海克塞尔一个警告了,以后别拿不该拿的东西。

胡欢的行事,已经有了当年的风采。

他这么做的时候,并没想过,自己已经不是一百多年前,那个特立独行,在当世所有修士中,都大有名气的太平天兵十三元老之一了。

胡欢……这个名字,早就过期了。

胡欢刚出房门,就迎面撞上了一个穿着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,他见到胡欢的一刻,脸色从恼怒,变成诧异,最后化为惊栗,叫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胡欢回了一句:“吃了没?”

两人的对答很家常,但心情却都不平静。

身穿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,心情瞬息间变了最少三次。

第一次,他是惊讶有人从海克塞尔的房间里出来,还是个男的。

第二次,他是惊骇,这个人居然是胡欢,还以为被潜龙军包围了。

第三次,他是想要知道,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。

其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念头,这个男子就顾不过来了。

胡欢惊讶的是,这家伙自己熟,而且还有仇。

当初在北平市蛤蟆精民俗研究会的封闭区,凌家三人绑架凌霄,最后冒出来要杀了他的黑色人影,就是眼前这个穿着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。

胡欢第二个念头,就是……

“卧槽,老子打不过他。”

这个男子虽然面对令狐音,立刻就撤退了,但却仍旧能够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胡欢当时没有觉醒记忆,所以虽然靠战斗本能,逃过对方毒手,却全面落在下风。

胡欢把脚一点,做出欲射击的姿态,穿着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,就身子一晃,浮现了一个黑色人影。

这个黑色人影速度奇快,比驾驭了食气虫群的胡欢还要快。

当初那一次战斗,他就是凭着绝快的速度,暗算了胡欢,又在令狐音的手下逃走。

若是胡欢还是普通少年,只会觉得,这人实在难缠,恐怖若斯,但现在他恢复了记忆,立刻就能找出来对方的弱点。

胡欢暗暗忖道:“我就是个一阶的暴徒,凭着操纵肌肉就能挡下黑色影子的一击,这家伙的速度虽然快,但攻击力不值一提。”

“就在这一点上,设计个小陷阱,给他点苦头吃。”

胡欢早就悄然切换了壳28,换上了飞鳞,不管是食气虫群,还是飞鳞,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蕴含剧毒灵力。

食气虫群,胡欢使用的是变异的那一张,赤血毒灵力变异,毒性更烈,飞鳞是生金彩,毒性亦酷烈无比。

胡欢把催动了操纵肌肉,胸前故意露出一个老大的破绽,黑色人影几乎是不假思索,毫不犹豫的就一爪,抓中了少年的胸口。

胡欢的胸口血肉横飞,伤口深深,但他的对手也不好过,全身都泛起了一丝淡金,那是生金彩的剧毒灵力侵蚀,随即就有一丝暗红,那是变异的赤血毒。

两重剧毒灵力爆发,黑色人影的气息顿时衰落。

穿着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心头惊骇,急忙立刻就散去了黑色人影,当黑色人影化为片片灰烬,胡欢早就换了吸血藤,钻到下一层,然后换了电梯,从容走掉了。

两人第二次交手,胡欢虽然仍旧不敌对手,他仍旧是一阶的暴徒,对方却可能是三阶的高手,更有操纵黑色人影的异能,但却跟第一次的战斗,情况颠倒了过来。

胡欢凭着七百年智慧,把对方戏耍自如,说走就走,走的从容自若。

西装男子气的,一拳轰中墙壁,但随即就有些后怕。

“这小子,我上次遇到,还是随手可宰杀的羔羊。为什么这一次,他就变得如此厉害?虽然战力提升不高,但这些狡诈的战斗智慧,还有那些诡异的手段,都是哪里来的?”

“我听说,斯塔克集团也想要杀了他,但却给他屠灭了一整支队伍。”

“若是再有几年,他成长起来,又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,会不会……”

想到这里,西装男忽然打了一个寒颤。

胡欢心情很好的离开了酒店,他虽然还知道,海克塞尔的方位,“疯狂迪斯科”的法术效果,持续的居然比预料的还久,但少年却没有去“偶遇”一下的打算。

西装男虽然也是三阶,能力诡异,但显然更类似刺客,黑色人影出没诡异,速度奇快,最能暗杀冷不防。

但正面战斗,却有极大弱点,所以才会给胡欢暗算了一记。

当然,也因为西装男的黑色人影,只是从本体分出来的特殊存在,就算两种剧毒灵力,都起了作用,也不能影响西装男本身,所以胡欢小挫对手,就从容离开了。

想要杀人,等他再次进阶,安安稳稳去杀就是了,也不急在一时。

可海克塞尔可不一样,这家伙是生命族系的职业者,这个职业族系,最大的优势就是皮糙肉厚,战力凶横,是标准的肉搏战士。

生命族系,巨人族系和战士族系,都是肉搏系的职业,只是战士族系是肉身不如这两个族系强横,异能也弱,只有操纵武器一个优势,在三大肉搏系职业里,敬排末座,最为受歧视。

胡欢暗暗忖道:“现在我还小,等我大了,再来一一取你们性命。”

他身上还有严苓色的禁足令,也不想太过招摇,施展了一个地行术,就回去现代文学馆了。

大概半个小时后,西装男想方设法联络上了海克塞尔,海克塞尔也迅速赶了回来,当她看到自己的房间,活像是七八个壮汉开过爬梯,不但昨天抢来的青铜箱子和机械女神不见了,连随身的三件灵物都不见了,顿时这一张俏脸铁青。

她毫不犹豫的对西装男说道:“报警!就说我丢了极重要的东西,这是涉外的案子,我们跟潜龙军还有合作,他们不敢不重视。”

海克塞尔并不知道,昨天的那几头巨猴,究竟代表了谁,但西装男可是跟胡欢照过面了,知道犯案子的人是谁。

海克塞尔就是想要通过官方渠道,拿回自己的灵物,至于惩处胡欢,这种事儿暂时就不用想了,最多互相打打嘴仗。

三件灵物,就算是海克塞尔也不太舍得。

胡欢回到现代文学馆,他以为自己可以安分一会儿,没多久就被严苓色找上了门。

这位班主任的脸色,要多好看,就有多好看,要多难看,就有多难看,完美的体现了汉语的博大精深。

她把胡欢叫道了办公室,胡欢还以为让自己取被窝,他昨天在这里睡了,上午已经有人把他寝室的窗户修理好,所以晚上必然不会再有机会过来。

胡欢却没想到,房间里多了好几个人。

为首的一个面目威严的中年人,说道:“听说你抢了外宾的东西?”

胡欢大力摇头,说道:“没有的事儿,我一直都在学院,根本没有出去,上午在上课,中午还跟几个同学一起吃的饭,这才回房间休息没多一会儿。”

威严的中年人说道:“对方说看到了你的脸。”

胡欢忍不住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想知道,他怎么知道我的?去过我们家乡,还是来过现代文学馆,又或者通过什么渠道,拿到了我的资料?”

“不管他怎么知道我的,这些行动,可都涉嫌间谍活动啊!”

胡欢身为七百年老狐狸,哪里会被这种事儿吓住?

东西就在小蜗洞天里,累死全世界所有的私家侦探,都找不到东西,没有贼赃,怎么就能凭空污蔑他清白?

至于认证,那特么就是个笑话。

对方倒是有胆子说,是以为刺杀,才认得自己这张脸啊!

威严的中年人,说道:“我们会搜查一下!”

胡欢呵呵一笑,说道:“搜查自然是随便,但这种随便指认,无须任何证据,就能说我抢人东西。”

“这事儿,有点过了。”

胡欢没有多说,他相信,此时自己的房间,必然有很多人在搜查,自己既然阻止不了,也就没必要做什么。

反正他的房间,干干净净,就没什么违禁的东西。

过了片刻,有人推门进来,跟威严的中年人说了几句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相信胡欢同学必然是无辜的。”

他瞧了一眼胡欢,忽然笑了,说道:“这是必要的程序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我知道对方曾刺杀过你,这种事儿,我们也心里有数。”

“已经有人传话了,说你不用不服气,下次海外任务,他会出手帮你弄死这人。”

“让你安心学习,现在战斗的事儿,还用不到你们这些学员。”

胡欢呵呵一笑,心底也舒服了一些,威严中年人一摆手,房间里的人一起站了起来,临走出房间的时候,中年人还拍了拍他的肩膀,小声说道::“斯塔克集团那个事儿,干得好!”

“可惜我要了一次,没把你要过来。”

胡欢等这批人走了,才看到严苓色的脸上,微微转晴,显然她也相信这些人的调查结果。

胡欢就是个一阶暴徒,除了吃饭……

错了,是贪食,之外就没有其他异能,尽管按照资料,他因为灵力变异,还掌握有一种特殊灵力,但暴徒的灵力在十五族系中,就是垫底。

严苓色也不相信,自己的学生能够干出来这种大事儿。

上次胡欢杀疯了,严苓色也只以为,是那些外国职业者猝不及防,被胡欢偷袭,打了个措手不及,壳28发挥了神奇的作用。

何况,上次还只是两名二阶职业者,和三位一阶职业者,这次可有两位三阶,其中还包括了金花雀海克塞尔,就算严苓色也不愿意,跑去人家老巢闹事儿。

严苓色想了好些,暗暗给胡欢开脱,过了一会儿,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在骗自己,毕竟胡欢很有前科。

她淡淡问道:“的确没出去?”

胡欢无奈的说道:“当然没有,我怎么可能不听老师的话呢?”

严苓色脸色稍微好了点,说道:“这次事儿,比上次要麻烦。斯塔克集团,规模和实力远不如红日。而且上次你把人杀光了,也没有了后患,斯塔克集团也不敢再派人进来国境了,只有来回的电报,电话,压力并不大。”

“但这一次,红日集团却人员齐全……”

胡欢惊了,问道:“老师的意思,我应该把他们都杀掉?这事儿……”

“不太好吧?”

“我还是个孩子。”

严苓色一头黑线,骂道:“什么叫把人都杀掉?我是在教你这么干吗?”

“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?是不是真去了?”

“没有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胡欢极力否认,他其实还蛮赞同严苓色的意思,既然出手,就该把人全都杀了,一个不留,这样,才能让世界和平!

他跑去一趟,就拿了点东西,这种事儿干的有点小气了,不够大气。

不过,胡欢也没办法,他真的还是个孩子,不够大。

要是再给他个几年,胡欢保证海克塞尔那一票人,没有一个活口。

告辞了严苓色,胡欢回了自己的宿舍,这一次,他堂而皇之的逃了下午课,整个下午都在寝室里,就没有出门。

##########
<base id='EUJl'><sup></sup></base>
    <bdo></bdo><caption id='kQH'><center></center></caption><ins></ins>
    <ol id='hRBo'><small></small></ol><strong id='ciWCBvt'><code></code></strong>
      <bgsound id='qHpQ'><thead></thead></bgsound><thead id='sLf'><strong></strong></thead>
        <optgroup id='aT'><listing></listing></optgroup><u id='WLHMaWpg'><l></l></u><big id='TQpCXX'><s></s></big><dfn id='DtkLIya'><acronym></acronym></dfn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YGlWIo'><sub></sub></fieldset>